只狼附虫者只狼影逝二度中不死之力的分支和溯

发布日期:12-02 作者:admin

  • 正文内容
  • 相关推荐

弦一郎的連砍招式和御雷手段,出自與巴之手,而源之宮太刀女戰士連砍招式也是如此。由此我們可以判斷,巴與淤加美一族有著很深的聯繫。

淤加美一族來此地追尋源之宮,是爲了追尋神龍,他們也學會了御雷之術,而有些淤加美追尋神龍而不得,轉而追隨白蛇。蛇即是低等的龍,結合上文變若水傳說中的蛇,也變得合情合理了。

補充:

闇淤加美神乃《古事記》所記訴,《日本書記》記作闇龗神。在日本,闇淤加美神被視爲灌溉用水之神,具有祈雨、止雨的神力。

《古事記》里記載:伊邪那岐(日本神話父神)斬殺迦具土(日本神話火神)之後,血滴順著十拳劍落在岩石上。劍柄落下的血生成了闇淤加美神。

「龗((日文)オカミ)」與「淤加美」乃是龍的名字。中國古代龍具有呼風喚雨的神力,日本亦有此說法,故龍神司掌水和雨。

6、附蟲者 遊戲中我們可以遇到很多體內寄生有百足蟲的人或獸,它們也因此獲得了不死之身:仙峯寺即身佛、陪練不死半兵衛、獅子猿、破戒僧。

有言之:百足之蟲,死而不僵。《本草綱目·馬陸》:此蟲甚多,寸寸斷之,亦便寸行。這可能是宮崎英高選擇百足蟲作爲不死的一個表徵的原因。

仙峯寺的創始人仙峯上人,有一本蟲經曰: 吾受蟲之恩賜,歷經滄桑。不死即爲漫長開悟之旅,必須領悟不死之原由。聽聞神龍乃是西方故鄉而至,授予吾等蟲又是何故?

仙峯寺已封閉許久,現在的仙峯寺已偏離了往日的信仰,開展起了病態的不死研究,寺廟地上隨處可見的屍體,以及寺廟中供奉的坐化佛,體內的百足蟲仍然蠢蠢欲動。寺內飼養的蟋蟀似乎也是這些百足蟲的食物。那麼蟲的來源是哪呢?

「師太,你的身體真的很柔軟,我真的有些受不了了!」鬼三刀等人一臉的驚悚,這小傢伙太囂張也太牛逼點了吧,他這麼牛逼怎麼不去地榜晃悠,來他們這邊幹什麼!「受不了,師太我今晚上可以安慰你啊!」陌上突然放下攻勢,身子一軟,完完整整的抱住蕭楓,眼睛之中充滿著狐媚,小手撫摸著蕭楓的胸膛,眼睛一直,「想不到,你肌肉還挺豐滿的嘛。」

在餵食魚王平台,我們可以餵食尊貴餌食或者壇中貴人給的特殊餌料:

「沒有。」周一玫尷尬地笑了。「房間裡安全了。」兩名保安從房間裡走了出來,將手上拿著的一個儀器的顯示屏展示給周一玫和保安經理看,說:「室內可燃性氣體濃度在安全範圍內。」「周小姐您可以回房了。晚安。」保安經理對周一玫說。「謝謝,麻煩你們了。」周一玫對三位保安說。

這似乎是一種幼蟲,這種蟲餌可以從源之宮的狗身上獲取。而魚王的巨型身軀以及從旁邊的照看人以及他的兩個女兒可以看出,魚王擁有著長久的壽命,那麼這個蟲子是不是就是附蟲者身上蟲的另一種形式?

她只能是瞪大了眼睛,眼睜睜的看著田永那一分爲二的身體,在自己的面前緩緩倒了下去。直至田永的身體終於倒在了地下,鐵如男才驟然回過神來,喉嚨一松,剛想大叫出聲的時候,她的耳邊卻是先一步響起了另外一個聲音:「妹子!」這兩個字,田永剛剛才說過,可是此刻再聽到這同樣的兩個字,對於鐵如男來說,卻是如同天籟一般的悅耳。

我們來看看另一位重要附蟲者,破戒僧的介紹:

原來破戒僧的真名叫做八百比丘尼。宮崎英高在破戒僧這個角色融合了很多意象,包括般若面具代表的妖怪以及著名僧兵武藏坊弁慶,而這裡還要加入一個八百比丘尼的傳說:

古早古早,小濱住著一位名爲高橋長者的人,他有個女兒。某天,他從大海彼方某小島,帶回人魚肉,女兒不知情,偷偷吃了那人魚肉,竟然長生不老。

一百二十歲那年,她感嘆人世的無常,出家成爲尼姑,週遊諸國,爲人治病,扶助窮人,沿途種植山茶花,最後八百歲時,回到故鄉小濱,住進那洞窟。

她在洞窟前種了一株山茶花,預言說:「樹枝枯萎時,大概也是我了結一生的時刻。」自此從未出來。聽說,雖不知那株山茶花已歷經幾代,但現在仍未枯萎。

其中有個很重要的意象「人魚肉」,八百比丘尼誤食人魚肉得到不死之身,那破戒僧吃的是不是就是源之宮裡的魚肉呢?源之宮湖底果真有大魚的屍體,湖底還有成堆的蟲的形體。結合破戒僧體內的百足蟲以及魚王吃的蟲餌,可以推斷破戒僧食用了帶有寄生蟲的魚肉,獲得了不死之身,而且可以猜想,破戒僧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食用的,她很有可能來到源之宮尋求不死之法,被宮內貴族哄騙誤食魚肉,而最後只能當上了守門人的職責,日日夜夜,至死方休。

我們最後看下,體內也有百足蟲的獅子猿。在獅子猿身後的洞穴內,可以拿到劇情關鍵道具馨香水蓮:

可以得知,很早以前雌雄猿猴是一對的,然而雄猿體內宿有百足蟲,歲月綿綿,母猴早已死去,即使是動物的它也應該倍感寂寞吧,它一直守護著這朵白蓮,希望母猴能夠歸來。

脖子上的那把長刀,有可能是佛師當年在猿猴峽谷修煉的夥伴「愛哭鬼」之物,她擊殺白猿時,因不知道白猿的不死之身,而被反殺。如果我們應壇中貴人的要求毒死魚王,魚王的屍體會出現在這裡,而這裡也是源之水濃厚積存之處。結合我們遊戲中葦名城古繪圖,真相似乎逐漸明了:

原來葦名的水源是從源之宮順流而下的,途中經過仙峯寺,經過墜落峽谷的獅子猿飲水處,到達了水生村,最後流入地牢中。無一例外的,這些水流過的區域均產生了不死的變異,這也解釋了爲什麼魚王的屍體會被衝到墜落峽谷。即使是末流的水生村,當地的居民也似乎無法被一擊致命。不死之真相似乎直指源之水。不過我們先討論一下另一個不死的意象:魚王。

7、長壽的魚王和仙宮貴人我們在地圖各處可以發現錦鯉,擊殺可以獲得寶鯉之鱗:

兩位壇中貴人似乎通過收集鱗片來覬覦魚王之位,水生村寶鯉掉落的紅眼珠有進一步說明,這個眼球也是地牢施術師研究紅眼戰士的重要素材:

鱗片不足就無法成爲「魚王」,所以壇中貴人才要求我們收集足夠多的鱗片,才能變爲魚王。這裡有典故可以考據:

18世紀的一部日本小說《夢應鯉魚》,醍醐天皇年間,有僧人名叫興義,尤其擅長畫魚。有一天他做夢夢見自己在湖中游泳,遇見河伯,得到一件鯉魚衣服,穿上之後就化作金色鯉魚。他在水中流連忘返,不知所以,直到腹中飢餓,吞食釣餌,被漁夫捕獲買到府上宰殺。興義和尚大夢初醒,

才發現自己已在家中死去多日,這才復生回來。

中國也有相似的故事:唐人傳奇故事《魚服記》記載,唐肅宗年間,涇州青城縣主簿薛偉夢見自己出遊,變作鯉魚。之後被漁夫釣起,送到同僚家中,做成魚膾。醒來已死去二十餘日而重生。

壇中貴人似乎也是收集魚鱗,從而製作「魚服」穿在身上,化身成鯉,之後通過毒害魚王,取而代之。其實,鯉魚的意象,中國和日本都很常見。中國素有「鯉魚躍龍門」之說,日本則叫做「鯉の滝登」,兒童節懸掛的鯉魚旗也是取其義:

鯉魚在日本還被稱爲「穉[zhì]龍」即年幼的龍 ,龍公子。遊戲中也出現了魚身龍頭的房簷造型:

中國有龍生九子一說,其中一子「鴟[chī ]吻」即爲此形象,日本文化中則叫做「鯱[hǔ]」,也用於屋簷造型:

由此可見,鯉魚在遊戲中,意爲低等的龍,雖然相貌不同,但是同樣有長久的壽命。至此遊戲中的意象:蛇、百足蟲、鯉魚。均可以和龍掛鈎,雖然魚確實也算被蟲寄生,宮崎英高在選擇形象上也應該也是出此考慮。

餵食平台上的老父親,也獲得了不死之身。通過其女兒的話,我們可以得知父親似乎被源之宮的貴族矇騙,當上了餵食人,和魚王也簽訂了類似的」不死契約「。魚王不死,餵食不止。所以魚王被毒害,對於父親而言,也是一種解脫,猶如西西弗斯的宿命終於結束,束縛被解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