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和最上义光的协议

发布日期:12-02 作者:admin

  • 正文内容
  • 相关推荐

本書起點中文網,並僅支持與起點合作的第三方轉。?希望大家能夠支持正版,因爲你的舉動,很可能讓世界上多一名作者。順便,如果大家喜歡本書的話,請留下你的足跡,不管是月票、打賞、推薦或者是評論,來者不拒,多多益善。

一出,shi寶貝都要爲之失色。唯見一團翠芒在打開的畫軸上閃動不已。九座大小不一的山峯顯眼以極。沒錯,九座,原本山嶽金烏圖上的山峯一共有十二座之多,如今卻憑空少了一些。而且這些山峯全都變得蒼翠碧綠,充滿了勃勃的機。風景秀美無比。三足金烏不見了蹤跡,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劍意,將天地都要囊括進去。「疾!」林。

以下正文

織田義信瞅著雪茄,口中不斷吞吐著白煙,靜靜的等待著最上義光的答案。

特意將宇多喜直家等九人召集起來會面,自然不是真的只爲了和他們喝一杯扯扯淡,順便見識一下這些未來的英才。真正的目的,其實就是織田義信之前所說的取得天下最重要的因素,眼光!

織田家憑什麼能夠在短短十數年從尾張一介小豪族,到如今搖身一變,成爲了稱霸近畿的霸主?好吧,這裡面自然少不了織田義信那開掛一般的武勇,但更多的,依靠的正是織田信長那遠這個時代的眼光!哈?織田義信?嘛,織田義信那叫做俯視整個戰國歷史的眼光!

而此次將諸人招來,正式織田義信爲了未來進行的未雨綢繆。在織田義信看來,當天下第一比武大會舉辦完畢後,最多兩年,織田家就會開始向外繼續擴張。而在擴張前,如果能夠利用這次機會交好一部分勢力,那對於未來統一天下的道路,顯然是非常有利的。

是的,就是這麼回事,絕對不是織田義信在召集了諸人後,突然拍了下腦袋後又冒出來的新想法!因爲此時的織田義信,早已經是一位智勇兼備、內外兼修、文能提筆安天下,武能上馬定乾坤!上炕認識娘們,下炕……咳咳!

哀之色。「送死,二姐想多了,小妹已說過現在這種情況,放手一搏,未必半分機會也無俗話說,富貴險中求,如今這種情況,難道還想有萬全之策,原本就只能夠死中求活,這中間的道理難道還要小妹多說,如今時間不多我言盡於此,還希望大家早做抉擇,否則,到時候後悔可就來不及了。」此女話音剛落,突然轟然一聲巨響傳入耳朵,。

是的,此時的織田義信,如果換做在遊戲之中,全能力1oo那都是在悠著的說!好吧,似乎跑題了,反正這件事是真的,諸位也就當真的聽吧~

沉默了良久,最上義光擡頭看向織田義信沉聲問道,「請織田大人原諒,這件事情實在太過於重大最上義光,在下希望織田大人能夠回答在下幾個問題再下定論。」

「呵呵,當然了最上義光,有什麼想問的儘管問吧。」織田義信聞言笑道。

「織田大人爲何會選中在下呢?」最上義光看著織田義信的眼睛沉聲問道。

聞言,織田義信有些詫異的問道,「怎麼,你難道不想知道我爲什麼會知道你嗎?」

聽到織田義信的話,最上義光啞然失笑,「織田大人何苦消遣在下,就算在下問了,織田大人又如何會告知在下呢?而且如今在下已經在您的面前了,還提出了這樣的提議,那麼您是如何得知在下的存在這件事情,已經不那麼重要了。」

聞言,織田義信撫掌大笑道,「哈哈,不愧是我看好的人!很好,很好!」頓了頓,織田義信再次說道,「很簡單,你在家中擁有許多家臣的支持,而且政見又和你的父親不和!而先前的宴會,你的表現也讓我很滿意!」

督促下,弓箭手和火箭手出來,張弓箭,準備射擊。說來話長,但這一系列事情都只是發生在眨眼間的事。蒙古騎兵己經衝到五十步了,在中軍高台上的黃來福,一直密切注視著戰場中的情形,等硝煙略略散去後,他驚訝地發現,衝鋒右側軍陣的四個蒙古千人隊,己經崩潰了。在炮火及火銃的嚴厲打擊下,這些蒙古兵損失慘重,特別是衝鋒。

最上義光點了點頭,對於織田義信的回答,他早已經有了些猜測。不過直到織田義信親口說出來,他才真的確信了。

「那麼……爲何會選中最上家呢?以織田家的勢力,如果直接找伊達家或者蘆名家的話,不是更加直接,而且效果更好嗎?」最上義光再次問道。如果織田家就在最上家的邊上,那麼扶植弱小的最上家他倒是能夠理解,但此時織田家距離最上家如此之遙遠,而且織田義信的目的又只是爲了牽制上杉家,那麼最上家還有他根本就不會是最好的選擇。

「確實如此,不過比起蘆名和伊達,我更看好最上家,或者說,更加看好你!最上義光!」聞言,織田義信笑道,隨後話鋒一轉再次說道,「而且,織田家需要的並不是盟友,而是聽話的附屬家族!」

聞言,最上義光再次問道,「既然如此,本家或者說在下,爲什麼要棄伊達家而選擇織田家呢?織田家雖然勢大,但在下想來,十年之內也不可能染指出羽。而伊達家,可就在最上家的邊上!」

看著姜雲面色的變化,一旁的姜歸心中不禁長出一口氣!自己畫的這個神位,總算是引起了姜雲的重視。而這也就意味著,自己對姜雲至少有些價值,姜雲也勢必會帶著自己一起離開這界隕之地了。姜歸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他的性格狡詐,就認爲天下間所有的人都和他一樣,所以剛才才會有那番故意的做作,藉此引起姜雲的重視。

「呵呵~」織田義信笑著站了起來,走到最上義光的面前蹲了下來,看著他那肅然的表情笑道,「很簡單,本家能夠給你的,是伊達家永遠不可能給你的!出羽一國,你覺得如何呢?」

聞言,最上義光的瞳孔猛地收縮,鼻息也變得粗重起來。但不等他開口,織田義信就站直身子走到了門口,看著外面那晴朗的天色淡淡的說道,「出羽國的石高雖然我不是很清楚,但應該有個7、8o萬吧?在伊達家的麾下,最上家可能得到這些嗎?」

「不可能!」織田義信緊接著說道,「伊達家不可能,或者說其他勢力都不可能!只有織田家!才有可能!至於爲什麼?我如今坐擁伊勢一國,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嗎?本家並不擔心家臣的勢力過於強大,只擔心家臣的能力太差。」

「但這些都只是水月鏡花!織田家最少數年內,不可能出兵幫助本家統治出羽國!」最上義光沉聲說道,此時他已經從織田義信剛才的話給他帶來的震驚中脫離出來。

「的確不可能出兵幫你,但本家可以提供你一些金錢、糧食、裝備。相信這一些,再加上你的才智,已經足夠你統一出羽國的了。」織田義信輕笑著說道。

聽到織田義信這番話,最上義光忽然冷笑道,「但如此的話,難道您就不擔心本家統一出羽後,會聯合伊達、上杉一起對抗織田家嗎?雖然我沒有逐鹿天下的野心,但卻也不喜歡成爲其他勢力的家臣!」

聞言,織田義信搖了搖頭道,「這不過就是一場賭局而已,本家付出些許的籌碼,如果成功了,那麼就可以平白得到出羽一國。而失敗了,那點籌碼本家並沒有放在眼裡。至於說和上杉家等勢力聯合嘛……」

說到這裡,織田義信忽然伸出了一隻手,手掌衝上手背衝下,隨後在最上義光的注視下,翻了一下手掌,變得手掌衝下手背衝上,「你覺得我這麼做,會耗費多大的力氣嗎?」

憤怒,最上義光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體會過這種情緒了,上一次,還是他認識到最上家作爲伊達家的附屬究竟受到了何等屈辱的待遇時。從那之後,最上義光就一直潛心修業,軍法、謀略、武藝、政務,他誓,他要將最上家從伊達家的魔掌中解救出來。

「織田大人一直都如此小看天下羣雄嗎?莫非您真的認爲如今織田家掃平天下,只是時間上的問題嗎?」最上義光雖然知道不該這麼說,但還是忍耐不住。終究,他也不過只是一名2o歲的年輕人而已。

再次搖了搖頭,織田義信看著最上義光那憤怒的表情淡然的說道,「我並沒有小看天下羣雄,我只不過……是在說一件事實而已。至於本家能夠掃平天下?呵呵,除了時間之外,還有什麼問題嗎?」

說完,不待最上義光開口,織田義信蹲下來拍了拍最上義光的肩膀笑道,「義光啊,想要讓別人高看一眼,除了努力提升自己的實力之外,沒有任何的途徑可走。如果你感覺到憤怒的話,就讓這種憤怒變成動力,成爲能夠真正進入我眼中的強者吧。」

聞言,最上義光沉默著,卻也不知道有沒有將織田義信的話聽進去。對此,織田義信也沒有在意,只是輕笑著說道,「你也不用想太多,正如你所言,本家如今距離出羽國,還隔著很遠的距離。所以,就算你拒絕了我的提議,也沒有什麼的。」

「只是……」織田義信話鋒一轉,怪笑著看著最上義光說道,「我這個人啊,有一個毛病,就是從來不會對其他勢力進行第二次的招攬。所以如果你這一次拒絕了我,那麼當以後你在戰場上遇到本家時,能夠做的就只有拚死作戰,以保證最上家不會從歷史上除名吧~」

不過,姜雲現在也沒有時間去解釋弒天的來歷,只能簡單的道:「他們是我找來的幫手。」「洪前輩,是不是夜前輩已經突破到踏虛境了?」洪真一答道:「是,他憑藉著自己的力量渡過了踏虛劫,邁入了踏虛境。」「現在,他,不,是整個道域,連同所有生靈都陷入了昏迷,在天之力的覆蓋之下,接受著天之力淬鍊他們的身體。」

最上義光聞言,嘴巴張了張,但最終還是一句話都沒有說出口。一直以來,他都不覺得自己比織田信長這些正在爭雄天下的大名差什麼。但今天,在和織田義信進行了這番談話後,他終於現,他距離這些人還差得很遠、很遠。

他必須要在今天就殺了姜雲!不過,他也知道,雖然如果自己再以犧牲一縷魂的代價,就能殺了姜雲,但是他對姜雲的恨,卻是讓他必須親手殺了姜雲,方能解氣。更何況,有那位老者在,必然會出手阻止,也只有自己本尊親自現身的情況下,才能擋得住那老者!因此,他要讓自己的本尊出現!

沉默了良久,最上義光終於點了點頭,「在下同意織田大人的提議,如果當織田家和上杉家開戰時,本家確實已經有那個能力的話,會幫助織田家牽制上杉家。而如果織田家真的能夠統一天下的話,本家願意無條件降服!」

「哈哈~這才對嘛~」織田義信大笑道,「那麼,你繼承家督的事情,需要我幫忙嗎?」

「在下可以辦到!」最上義光堅定的說道。

「好吧~」織田義信聞言,也沒有多問,反正需要用到最上家的時候,還有很長一段時間。

而就在最上義光告辭準備離開時,織田義信忽然問道,「聽說,你有一個叫做義的妹妹?」(未完待續。)